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二章 囚笼重重 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鱼乐水完成了采访,写好稿子,修改了两遍,存在笔记本电脑里备用。访谈的结尾是这样一段对话:

“楚先生,让咱们来个最后结语吧。你作为一个余日无多的绝症患者,却悲剧性地发现了宇宙的绝症。以这种特殊身份,你最想对世人说一句什么话?”

“只一句话?让我想想。干脆我只说两个字吧,这俩字,一位著名作家,余华,几十年前已经说过了,那是他一篇小说的题目……”

“等等。余华老先生的作品我大多拜读过,让我猜一下。你是说——《活着》?”

“对,这就是我想说给世人的话:活着。”

活着。

活着!

我读过余华的这本书,还记得书中一个细节,那是一个小人物的荒诞台词。当时他站在国军的死尸堆里向老天叫阵,说,老子一定要活着,老子就是死了也要活着!

第二天,也就是她来马伯伯家三天后,那架AC311又来了,要接楚马二人到北京去。不用说,这就是贺老说的那个“最高层会议”了。鱼乐水朝两个兵哥发牢骚,埋怨贺老没一点绅士风度,不知道怜香惜玉,既然上次她阴差阳错地参加了会议,这次怎么着也该给她发个邀请函啊。兵哥笑着没接她的话茬,只是说,如果你想回北京,我们可以把你捎过去,这一点儿我们能作主的。鱼乐水说我不去,我就呆在这山里等两人回来。

她和任阿姨目送着直升机在蓝天中消失。她此刻绝不能回北京的——当你怀中揣着这么一个秘密又不能对外泄露时,你该如何面对父母、朋友和同事的目光?她此刻只能抽身站在尘世之外,等待着消息公布的时刻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,那俩人杳无声息,这说明那个会还没开完。鱼乐水能设身处地地想象到最高层的为难:这个灾难眼下是看不到的,但只要相信科学,你就该相信它必然会到来。可是你怎么敢因为一个看不见的灾难,因为恒星摄谱仪上一点小小的光谱蓝移,就断然改变国家这只大船的航向?这是往昔的政治领导人从未遇到的局势,很难做出决断。这几晚上鱼乐水总是失眠。虽然她生性豁达,又在楚、马、任这仨人身上汲取了足够的勇气——正是那句话:去他妈的,即使明天早上天塌,她也不会在今晚自杀——但说归说,心绪繁乱还是免不了的。不免回忆起高一时读过的著名哲学家罗素的一段话:“有史以来,科学所做的最阴郁的预言,就是热力学第二定律(熵增定律)所预言的宇宙末日。所有恒星终将熄灭,宇宙不可违抗地走向能量平衡。人类成就的整座殿堂必将埋葬在宇宙的碎片之下。”那时她敏锐地感受到了这段话的力量,心中充盈着宿命的悲怆。但罗素说的还是宇宙的天年,是百亿年之后的事!而现在楚马二人发现宇宙(虽然只是部分)得了绝症!纵然灾变在这代人的有生之年不会发生,但也绝不是天文地质时间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henmekan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