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四章 应仁之乱与兴福寺 经觉与寻尊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性格差异

本书在前面已适时介绍过,经觉与寻尊的性格正好相反。一言以蔽之,经觉主动,寻尊被动。

寻尊的日记《大乘院寺社杂事记》在战前印成铅字出版,与之相比,经觉的日记《经觉私要钞》最近才刊行。受此影响,研究者们在考察“上流阶级如何看待应仁之乱”时,主要使用的是《大乘院寺社杂事记》。

历史学家看待寻尊的视线是冷淡的。寻尊称应仁之乱是天魔造业,将武士不敬公家、寺社,侵略庄园的行为视为神灵的惩罚。对于应仁之乱的原因,他未能给出有说服力的见解。因此,研究者们给他下了“总之仅仅是作为旧统治阶级一员对世道感到苦闷而已”的结论。

寻尊旁观者的态度也遭到了批判。应仁之乱中,奈良未遭战火荼毒,因此寻尊好像总把战争看成是与己无关的事。他虽挂念生活在京都的本家一条家的人,但对民众的痛苦并不关心。他的反战意识不过泛泛,换言之,“用词虽非常激烈,但言之无物,很没逻辑”。

之所以史学家对寻尊的评价低,原因之一是,战后历史学是以左翼史观为基调的。笔者在前著《日本中世战争史》中也提到,所谓左翼史观,就是把下层被统治阶级对上层统治阶级发起斗争、打倒统治阶级视为进步的历史观。以这一理论来评价应仁之乱的话,寻尊就属于应被打倒的统治阶级一边了。悲叹“下克上”的寻尊,就是无法接受武士和民众成长的现实,无力地只会发些愚蠢牢骚的庄园领主的象征。

但通过读《经觉私要钞》我们知道,不是所有的庄园领主都只知道发牢骚,也有的人像经觉一样主动出击,凭自己的力量克服战乱的影响。因此,单单站在寻尊的角度,强调没落贵族与僧侣的保守性,这一研究倾向是有问题的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henmekan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