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1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太阳只有他所知的一半炎热,不过温度已经足以让他感到混乱又头晕目眩。他非常虚弱,已经连续七十二个小时没进食,四十八个小时没喝水了。

不是虚弱。他快死了,而他也很清楚这一点。

他脑中出现了事物漂离的画面。有艘小船被卷进一条河的水流中,紧拖着一根腐坏的绳子,不断拉扯,最后挣脱了。他的视点来自船上一位小男孩,坐得很低,只能无助回头看着河岸上的码头愈来愈小。

或者那是一架飞艇,随着一阵微风轻轻摆荡,结果不知怎么从固定的支架松脱了,往上慢慢愈飘愈远,里头的男孩看见在地面焦急的微小人影,他们正挥着手,张大眼睛,抬起头露出担心的表情。

接着影像就逐渐消退,因为现在词语似乎变得比画面还重要了,这种情况很荒谬,因为他以前从来就没对词语感兴趣过。不过在死之前,他想要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词。哪个词适合他?他是个男人还是男孩?大家都曾用这两种方式称呼他。有些人会说,当个男人吧。其他人则是很坚持地说:不该怪那个男孩。他的年纪够大,可以投票、杀人、死去,因此他算是男人。他的年纪小到还不能喝酒,甚至连啤酒也不行,因此他算是男孩。他很勇敢?或者是个懦夫?这两种说法他都听过。有人说他精神脱序、心理失常、疯狂、错乱、妄想、精神创伤,这些他全都了解也能够接受,除了脱序之外。他应该像上了铰链那样稳定吗?就有如一扇门?也许人就是门。也许事物会穿透他们。也许他们会被风吹得砰砰作响。他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思考这个问题,然后沮丧地挥打着空。他胡言乱语,就像个爱抽大麻的少年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henmekan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