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50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大卫·罗伯·沃恩的房间是个长十二英尺的正立方体,墙面上高度及腰的地方漆了乳白色的狭长色带,色带下方漆成深绿色,上方漆成浅绿色。房间里很温暖,有个布满灰尘的小窗,还放着绿色的金属柜和一个军用的绿色金属小提箱。提箱开着,里头放着一套干净的睡衣。柜子上堆满文件夹和棕色信封。信封和柜子的深度相比显得有点尺寸过大,看起来年代久远,有破裂处,边缘也磨损了,里头装的是X光片。

房间里有张床。是医院规格的狭长病床,配有可上锁的轮子,以及可将病床前端抬升起来的手摇设备;现在病床就是立着的,像一个四十五度的斜坡。一个男人躺在床上,盖着帐篷般拱起的被子,安详地靠着床垫,看起来十分放松。李奇认定他就是大卫·罗伯·沃恩。他肌肉结实,肩膀不宽,拱起的被子覆盖他的身体,所以很难看出他的体型。身高大概有五呎九,体重大概是一百八十磅。皮肤是粉红色的,下巴和脸颊上有金色的胡碴。他有个直挺的鼻子,和一对蓝色眼珠。此刻眼睛圆睁着。

他的头颅缺了一小角。

相当于一个小碟子大小的骨头不见了,前额开着一个大洞。那形状简直像是有人趁他斜戴一顶小鸭舌帽时延着帽缘割出来的。

他的脑部组织露了出来。

肿胀像是气吹得很饱的汽球,一块黑、一块紫,还有皱折。它显得干燥,还有发炎的迹象。一块人工薄膜覆盖其上,膜的边缘固定在伤口四周已去除毛发的皮肤上。简直像保鲜膜似的。

沃恩说:“你好啊,大卫。”

卧病在床的男人没有回应。四条点滴管从一旁朝他蛇行延伸过来,消失在拱起的被单下方。点滴管的另一端连接着高挂于铬合金支架上的四个透明塑胶点滴袋,支架就立在床边;人工肛门导管和尿导管接到床下方矮推车上堆放的瓶子内;鼻导管黏在他脸颊上,沿着嘴角画了一个工整的弧,往下接上一个以规律节奏缓慢吐纳的人工呼吸器。人工呼吸器的墙上挂着一个钟,是军方原本就挂在这里的。白色胶木边框,白钟面搭黑指针,每秒钟发出一次坚定、微小、无感情的滴答声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henmekan.com

(>人<;)